我要睡觉

Kissing One Without Fire

【露普】梦呓

    忽然想怀念一下大帝
   #强大脑补
   #意识流警告
  (就是一个半夜睡不着觉的普爷怀旧的小心思)

    ~~~~~~~~~~~~~~~~~~~~~~~~

    ——至今仍能清晰回忆起来的
    那慈祥的面孔
  

  “亲父说过,他只想吹笛子,写诗。”

  莫斯科凌晨两点的梦呓——倒也不是,因为他与听众都相当清醒。

  “好久远的梦。”

  斯拉夫人低声赞叹,意味与指向不明。

  忽然想爬起来喝酒,欲望强烈冲动。要到阳台上去,倚着栏杆,像多年前那样,像卡琳曾嘲笑过的那样,面对空旷和略刺眼的太阳,熟练地,一个人喝一杯酒试一试。

  「你在模仿他。」

  「什么?」

  「大帝不是这个样子。模仿失败了。」

  噢,上帝,如果故人已经去往天堂,那么就让她的嘲讽也滚出我的脑海。可恶的小鬼。

  
  犹豫着要不要起来喝酒。

  但是面前将没有起伏的山峦与闪光的河流,没有城楼上随风鼓动的旗子,没有低头能看到的草地,没有远处拿着燧发枪对他抬手致意的卫兵,甚至没有太阳。莫斯科午夜的大道依旧车水马龙,司机秉持俄/罗/斯式传统将车开出战场的声音,听力敏锐现在是个缺点,天知道他是不是被吵醒的。

  那是午后吧。默默计算时差。

  在回忆与现实的过渡地带,却传来身边斯拉夫人熟悉的低笑声,同样的嘲讽,他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醒来,又是怎样看透了自己半夜两点的一点小心思。

  怒火自然被微微挑起。远离战场太久,枕下的手枪已经被丢到床头柜里,距离过远,在用枪管抵到伊万·布拉金斯基的下巴前他就会被水管砸中,然后他会以日耳曼血统的名义反杀,然后一切惨不忍睹。

  算了算了,血液是宝贵的。

  睡意又渐渐侵袭上来。

  再次入睡。

      「可我想为他祈祷。」

      ~~~~~~~~~~~~~~~~~~~~~~~~
※“她”这里是某界私设,亲父早夭的小女儿,昵称卡琳,普爷旧友,是一名智者。详情请见某界谋划了八百年并且还需要八百年才能见光的露普长篇大坑。(懒人的悲哀)

  

[骸云]一个偶然的脑洞(十分钟激情手打)

「关于十年后被云雀惯到没影的六道骸……」

彭格列本部的各位已经学会了无视难得现身的雾守在开会时公然靠在云守肩上睡觉这一诡异现象。

关键是云守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好像肩上的重量不存在。

至于开会什么的……

反正之后云雀前辈会告诉骸的吧。

年轻的十代目一边在心底疯狂吐槽一边努力安慰自己。
  

“自从从复仇者监狱出来后……他就很缺觉。”

云雀面无表情地活动了下肩膀对十代目解释。

“不愧是云雀前辈啊……”再怎么说,维持那个样子两个小时也太折磨人了。

肩膀好酸。

云雀恭弥这么想。

不对……

……

……

……

…………话说那个家伙为什么要来开会啊啊啊明明睡了两个小时!!!!!!!

打吧打吧没什么别的可说了。

“他们感情不是很好吗……”
沢田纲吉拿着彭格列本月又赤字了的报告生无可恋。

原著背景,ABO,短打,或许是某个大长篇的楔子…… (自备杀虫剂,乐乎首发,在混熟中)

        六道骸抬头瞟了一眼走廊墙上的挂钟,十点七分,彭格列的会议在十点已经结束,毫无疑问,自己迟到了。

  他推开会议室的门,里面空无一人。“走的真快啊。”

  “好多人……哎,连其他组织的人也来了吗?”房间里还残留着淡淡的信息素味道,虽然这种程度对其他人来说根本无从察觉,但或许是alpha的特殊优势,六道骸可以清楚地分辨出各人的信息素。

  找个人问问会议上说的什么好了,不过,不问也无所谓——反正一定不是什么正经事。

  六道骸皱了皱眉头离开会议室,对一个alpha来说太多的同类信息素混在一起可不是多么好闻。

  作为一个黑手党,保密自己的性别是基本要求,但六道骸总是可以轻易地发现这个秘密。在彭格列,他并没有透露过自己的这个特殊技能。

  “因为会被人讨厌啊…”轻易窥探他人深藏的秘密这种事。

  窗外下起了雨,七月,鸟儿在雨中低低穿行,雨声盖住鸣叫。

  六道骸站起来关上窗户,驻足在窗前看雨。

  七月的鸟儿在雨中低低穿行,没有听到鸟声,雨打在玻璃上,如果没有关窗的话一定惨了吧,这种仔细认真的小事,手搭在玻璃上,自己不太像是会做这种事,所以做起来印象颇深。

  雨声中,房间的门开了,六道骸转回身来。

  云雀恭弥拿着一沓文件站在门口,头发有点湿。

  “你的。”

  六道骸接过来,大体翻了翻,眼睛余光扫到云雀歪头看了一眼窗户。

  “关于彭格列黑手党在20××年财务收支预估报告……我们很缺钱吗?”六道骸无语。

  “不是缺不缺的事。”

  六道骸一笑,把文件扔到桌子上。云雀回身离开。

  “你是从雨里过来的吗,麻雀?”六道骸喊住他问。

  “怎么了?”有点疑惑。

  “omega的气味都淡了。”

  “……”

  在云雀恭弥第无数次险些拿拐子跟他打起来后,六道骸再次面对空无一人的房间。

  终于开始细细地翻看文件,最近,他的生活态度变得有些认真起来。

  或许是,受了什么影响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