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睡觉

Kissing One Without Fire

【露普】梦呓

    忽然想怀念一下大帝
   #强大脑补
   #意识流警告
  (就是一个半夜睡不着觉的普爷怀旧的小心思)

    ~~~~~~~~~~~~~~~~~~~~~~~~

    ——至今仍能清晰回忆起来的
    那慈祥的面孔
  

  “亲父说过,他只想吹笛子,写诗。”

  莫斯科凌晨两点的梦呓——倒也不是,因为他与听众都相当清醒。

  “好久远的梦。”

  斯拉夫人低声赞叹,意味与指向不明。

  忽然想爬起来喝酒,欲望强烈冲动。要到阳台上去,倚着栏杆,像多年前那样,像卡琳曾嘲笑过的那样,面对空旷和略刺眼的太阳,熟练地,一个人喝一杯酒试一试。

  「你在模仿他。」

  「什么?」

  「大帝不是这个样子。模仿失败了。」

  噢,上帝,如果故人已经去往天堂,那么就让她的嘲讽也滚出我的脑海。可恶的小鬼。

  
  犹豫着要不要起来喝酒。

  但是面前将没有起伏的山峦与闪光的河流,没有城楼上随风鼓动的旗子,没有低头能看到的草地,没有远处拿着燧发枪对他抬手致意的卫兵,甚至没有太阳。莫斯科午夜的大道依旧车水马龙,司机秉持俄/罗/斯式传统将车开出战场的声音,听力敏锐现在是个缺点,天知道他是不是被吵醒的。

  那是午后吧。默默计算时差。

  在回忆与现实的过渡地带,却传来身边斯拉夫人熟悉的低笑声,同样的嘲讽,他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醒来,又是怎样看透了自己半夜两点的一点小心思。

  怒火自然被微微挑起。远离战场太久,枕下的手枪已经被丢到床头柜里,距离过远,在用枪管抵到伊万·布拉金斯基的下巴前他就会被水管砸中,然后他会以日耳曼血统的名义反杀,然后一切惨不忍睹。

  算了算了,血液是宝贵的。

  睡意又渐渐侵袭上来。

  再次入睡。

      「可我想为他祈祷。」

      ~~~~~~~~~~~~~~~~~~~~~~~~
※“她”这里是某界私设,亲父早夭的小女儿,昵称卡琳,普爷旧友,是一名智者。详情请见某界谋划了八百年并且还需要八百年才能见光的露普长篇大坑。(懒人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