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睡觉

Kissing One Without Fire

原著背景,ABO,短打,或许是某个大长篇的楔子…… (自备杀虫剂,乐乎首发,在混熟中)

        六道骸抬头瞟了一眼走廊墙上的挂钟,十点七分,彭格列的会议在十点已经结束,毫无疑问,自己迟到了。

  他推开会议室的门,里面空无一人。“走的真快啊。”

  “好多人……哎,连其他组织的人也来了吗?”房间里还残留着淡淡的信息素味道,虽然这种程度对其他人来说根本无从察觉,但或许是alpha的特殊优势,六道骸可以清楚地分辨出各人的信息素。

  找个人问问会议上说的什么好了,不过,不问也无所谓——反正一定不是什么正经事。

  六道骸皱了皱眉头离开会议室,对一个alpha来说太多的同类信息素混在一起可不是多么好闻。

  作为一个黑手党,保密自己的性别是基本要求,但六道骸总是可以轻易地发现这个秘密。在彭格列,他并没有透露过自己的这个特殊技能。

  “因为会被人讨厌啊…”轻易窥探他人深藏的秘密这种事。

  窗外下起了雨,七月,鸟儿在雨中低低穿行,雨声盖住鸣叫。

  六道骸站起来关上窗户,驻足在窗前看雨。

  七月的鸟儿在雨中低低穿行,没有听到鸟声,雨打在玻璃上,如果没有关窗的话一定惨了吧,这种仔细认真的小事,手搭在玻璃上,自己不太像是会做这种事,所以做起来印象颇深。

  雨声中,房间的门开了,六道骸转回身来。

  云雀恭弥拿着一沓文件站在门口,头发有点湿。

  “你的。”

  六道骸接过来,大体翻了翻,眼睛余光扫到云雀歪头看了一眼窗户。

  “关于彭格列黑手党在20××年财务收支预估报告……我们很缺钱吗?”六道骸无语。

  “不是缺不缺的事。”

  六道骸一笑,把文件扔到桌子上。云雀回身离开。

  “你是从雨里过来的吗,麻雀?”六道骸喊住他问。

  “怎么了?”有点疑惑。

  “omega的气味都淡了。”

  “……”

  在云雀恭弥第无数次险些拿拐子跟他打起来后,六道骸再次面对空无一人的房间。

  终于开始细细地翻看文件,最近,他的生活态度变得有些认真起来。

  或许是,受了什么影响也说不定。

评论

热度(16)